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最強狂兵 > 第130章 鋼的琴
  一秒記住『筆♂趣÷閣→www.thtwxf.icu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不要委屈自己。

  這不是自己曾經在逃離首都的時候用來自我安慰的話嗎?

  可是,真的能夠不想委屈自己就不讓自己委屈嗎?

  正是因為不想委屈自己,不想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,所以秦悅然才不遠千里從首都“逃離”到了寧海,可是,生活總會有那么多的不如意,自己并不是全然自由之身,真的能夠徹底拋下那個生她養她的家族嗎?

  越是在這樣所謂的上層圈子里呆得久了,越是對這里面的潛規則清楚明白,越是提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。

  沒有人支持,沒有人理解,秦悅然不知道,自己這一場逃婚還會持續多長時間,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將要嫁或者終將嫁的那個男人是如此的耀眼,所有人都認為這將是一場絕對匹配的郎才女貌,可是誰了解自己的苦?就算他再優秀,自己不喜歡,這樣硬生生地結合在一起,真的會幸福嗎?

  秦悅然想要追尋自己的幸福,而不只是單純的幸福給別人看那樣,實在太虧欠自己。

  雖然她表面上看起來風光滿面,長袖善舞,是寧海有名的交際女王。可是,在所有賓客都離去之時,在所有喧囂都退去之時,在夜深人靜之時,她總是會呆在屬于自己的天臺之上,靜靜的喝上一杯紅酒,發上一會兒呆,然后讓手指在琴鍵上縱情舞動。

  這一臺鋼琴,可以說是自己除了夏清以外最好的朋友了,那些女生心底的悄悄話,秦悅然都透過琴聲表達了出來。

  一離開就是將近兩年的時間,秦悅然不敢回去,她生怕自己回去之后,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逼婚,可是,除非自己徹底消失,否則留在寧海,還是無法擺脫家族的控制。在那些人眼里,總是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的。

  在那些所謂的大局面前,自己的幸福真的是沒有任何人關心。筆趣閣TV首發www.thtwxf.icu m.biqugetv.com

  兩年的時間,對于一個正值青春韶華的女人來講,實在是如金子般寶貴,本來可以做許多有意義的事情,本來可以談一場可以銘記終身的戀愛,就算凄美也無妨。但是秦悅然只能硬生生地逼迫自己撐著,撐下去……一直撐到撐不住的時候。

  夢中的婚禮是她近兩年來彈奏過頻率最高的曲目,沒有之一。

  每當彈起這首曲子的時候,秦悅然都會對自己的婚禮少一分希冀,對現實也多一分失望,感覺自己的人生也會多一分蕭索。

  可是,那又能怎樣呢?自己根本無法強大到無視家族的地步,況且,如果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導致給家族帶來不應該有的損失,那也不是她希望看到的。

  秦悅然不想妥協,可是現實卻逼得她不得不妥協。她很堅強不想投降,可是終歸會舉起雙手。

  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。

  這一條漫漫長路,如此無助。

  難過的時候,沒有人安慰,只能蹲下來,自己抱抱自己。

  因此,聽到蘇銳說出那句“不要委屈自己”之后,秦悅然忽然有種鼻子發酸眼眶濕潤的感覺。

  這么些年來,還從來沒有人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呢。

  聽起來有一種很暖心的默契感。

  不要委屈自己,秦悅然真的覺得很委屈憑什么自己就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?

  有很多時候,她甚至會設想,如果自己不是生在首都秦家,不是擁有這樣看似顯赫的身份,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兒,是不是可以談一場無關功利的戀愛,擁有一次一塵不染的婚禮?

  可是,沒有如果。

  這個世界上,不僅僅有能量守恒定律,幸福同樣存在著動態守恒。這條路,像是生來就注定的,得到了一些東西,就必須失去一些東西。

  這守恒,可以打破嗎?

  再抬起頭,看向蘇銳的時候,秦悅然的眼睛中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味道來。

  看著眼眶微紅的秦悅然,蘇銳輕輕地扶住了她的肩膀,很認真地說道:“你終究會擁有一場屬于自己的婚禮,相信我。”

  “嗯。”秦悅然點點頭,抽了一下鼻子,展顏笑道:“希望你不是吹牛,如果到時候不能兌現,我就來找你算賬。”

  秦悅然發現自己很自然地就說出這句話來,和蘇銳之間沒有一星半點的隔閡之感,好像是認識了很多年的老朋友一樣。

  不過,這句話終究顯得有些曖昧和親密了。

  “好,你要是嫁不出去成了老姑娘,那就來找我,大不了我委屈自己一下,把你給收了。”蘇銳拍著胸脯說道。

  “滾,我下嫁給你會委屈你?這得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吧?”秦悅然笑的更開心了,這樣的笑容在月光與星光的映照下顯得如此明艷動人。

  蘇銳繼續發揮無賤道:“都說福禍相依,誰知道呢,說不定你就是個掃把星。”

  “你才是掃把星,我從小就有首都的風水大師給我算過命,說我是少見的旺夫命。”秦悅然說到這兒,不禁有些黯然:“后來這個評論不知道怎么就傳了出去,也就是沖著這句話,我才會沾上這些事情。”

  “算命先生的話也能信?”

  “不是算命先生,是風水大師。”秦悅然糾正道。

  “在我看來都和騙子沒什么兩樣。”

  “那位大師在首都的聲望很高,有很多人都非常迷信于他。”秦悅然的心情又好了一些,抿嘴笑道:“如果讓他們知道你這么說他們的偶像,估計會組團來把你打一頓。”

  “那我就帶著你先把他打一頓,這不是誤人子弟么?”

  “你說的啊,到時候可一定得幫我出這口氣。”秦悅然聞言,笑道,她也沒有把蘇銳的話當真。

  “行,等我打完這場架,到時候你可不要感動的以身相許才好。”

  “和你以身相許?我虧不虧啊?讓夏清聽到這話,還不知道怎么收拾你呢。”

  “我都說了,我和她是清白的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對她清白,但是她對你可不清白。”秦悅然似乎意有所指。

  “切,寧愿相信這世界上有鬼,也不能相信女人這張破嘴。”

  “真是老套無聊的段子。”

  兩個人斗了幾句嘴之后,忽然都沉默了下來,一時間,氣氛竟有些隱隱的凝滯。

  “怎么不說話?”

  “怎么不說話?”

  在短暫的沉默過后,兩人幾乎是同時說出這句話來。驚奇的對視了一眼,二人均笑了起來。

  “不介意我試試你的鋼琴吧?”蘇銳忽然說道。

  “當然不介意,你會彈鋼琴?”秦悅然看著蘇銳,心中有些好奇,不過在剛才蘇銳初見這臺鋼琴的時候,確實顯得有些激動。

  “馬馬虎虎。”

  蘇銳說完,便已經坐在了鋼琴前。

  在女人的心目中,男人一旦會彈鋼琴,身上便會多出一些不一樣的氣質來。

  秦悅然很少見到男人彈鋼琴,她有些不相信,半個小時之前還把白家二少爺踹的當眾吐血的蘇銳,竟然會這種樂器?

  對于這種擁有六星級絕密身份的人,他應該喜歡玩的,不該是槍炮嗎?

  可是,秦悅然沒想到,蘇銳的手指一旦放在琴鍵上,這些手指似乎都擁有了靈動的個體生命!

  輕輕地試了幾個音,蘇銳的表情似乎前所未有的專注。

  修長的手指如同行云流水一般,在琴鍵上撫過,天籟般的音符便水銀瀉地一般的播撒開來。

  此時此刻,這音符和旋律似乎與天上的星光交相輝映,讓這個難得的夜晚充滿了別樣的氣息。

  很璀璨,很難得,讓人很不舍。筆趣閣TV更新最快http://www.thtwxf.icu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秦悅然站在一側看著他的眉眼,看著他的表情,看著他手指的動作,竟然有些癡了。

  不同于剛才自己彈奏的清泉流水,蘇銳的旋律之中透出一種大氣,而這大氣中還蘊含著一絲淡淡的哀傷,雖然不濃,但卻能夠讓人清晰的感覺到。

  時而激昂,時而流暢,在戛然而止之后會有如瀑布般的水銀瀉地。能夠彈奏出這樣的旋律,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技巧范疇了,而只有傾注最濃烈最真摯的感情才可以辦得到。

  秦悅然透過旋律,仿佛看到了一個孤狼一般的身影。

  流血和硝煙,孤獨與蒼茫,憔悴和希望。

  透過琴聲,秦悅然仿佛感受到了許多情緒,看到了很多事情,這個男人到底經歷過什么苦難的事情?竟然能夠彈奏出這樣動人的曲調來?

  秦悅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隱隱疼痛,此時此刻,這個彈著鋼琴的男人竟如此的讓人心疼。

  她并不了解他之前真的經歷過什么,可是卻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種情緒,曾經彷徨,曾經無助,曾經哀傷,但是卻絲毫沒有停止對生活發出生生不息的希望。

  旋律緩緩止住,音符停止流淌,但夜空之下卻多了一絲靜謐的美。

  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我們沒有明天。

  “蘇銳,我忽然想抱抱你。”

  當蘇銳彈出收尾曲調的時候,秦悅然突然說道。

  蘇銳詫異的轉臉一看,后者竟然已經是淚流滿面。

  “好。”

  蘇銳站起身來,用兩只手抹去秦悅然臉上的淚水,然后把她輕輕的擁入懷中。

  而秦悅然卻反手把蘇銳抱得更緊。

  這一個簡單的擁抱,無關于曖昧,無關于感情,只關乎于對過去的祭奠和對生活的希冀。

  ps:感謝神劍、犒勞、騎驢、每天上縱橫兄弟的月票支持!感

  老鐵!還在找"大神網文"免費更新?

  百度直接搜索:"筆趣閣tv"看免費小說,沒毛病!

  (www.thtwxf.icu=筆趣閣tv)
真人街机游戏 钱龙捕鱼攻略技巧 塑胶篮球场材料 江苏7位数中奖走势图 微乐贵州麻将下载 浙江11选5开奖公告 下期双色球开什么码 星榜至尊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中超预备队 网游兼职赚钱 陕西闲来麻将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福建体彩11选5走 捕鱼达人之大圣闹海 qq分分彩qq群推荐 真人麻将下载安装 百家乐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