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氪金成仙 > 第410章 這是吃醋了?
  蘇木仔細想了想,覺得惹文校長生氣的人不可能是他。

  “我剛考了第一名,文校長怎么會生我的氣?一定是別人惹到了他,這個倒霉蛋要慘了,肯定會被狠狠收拾。”

  蘇木想要回復文武斌,一抬頭,發現人影都見不到了。

  這超出了他傳音的范圍,好在還有別的辦法。

  他拿出手機,飛快的給文武斌發了條信息:“收到,這就過去。”

  同時耳邊聽到顧冉惜和凱文幾個人,在問他:“蘇木,我們一起組隊下挑戰副本怎么樣?”

  “可以啊。”蘇木收起手機,點頭答應。

  雖說挑戰副本源自他的提議,但他并沒有參與具體設計,對副本里的情況不是很了解,想去看看老師們到底是怎么弄的,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。

  畢竟他是不愿透露姓名的熱心同學,要積極為學校獻言獻策嘛。

  何況在挑戰副本里面,還能得到實戰磨礪,提升經驗與實力,說不定還能學到許多新知識、新法術。

  除了可能會被打的很慘外,幾乎沒什么缺點。

  顧冉惜、凱文他們幾個,在修為上面是稍微的弱了點,但是勝在默契度與配合度高,而且聽話聽指揮。

  這些都能彌補修為上的不足。

  下挑戰副本,最怕的就是沒配合、沒組織,那樣的隊伍,單兵能力再強也是送。

  見蘇木同意組隊,大家都很高興。

  對他們來說,有了蘇木,就等于是有了主心骨。

  林君杰想起一件事,說道:“我認識一個學長,之前有參加挑戰副本的測試,我這兩天找他套套話,看能不能夠問出一些挑戰副本的真實情況。不求能夠拿到一份內測攻略,多了解點情況也好的。”

  大伙兒紛紛點頭說對,七嘴八舌的給林君杰出主意,告訴他該怎么去套話才更容易成功,搞的好像都是心理專家一樣,可是仔細一琢磨,這些主意大多不靠譜。

  鄭志甚至提議說:“老林,我看你長的還可以,要不你犧牲色相,來個美人計怎么樣?”

  林君杰差點兒沒噴了:“美人計個屁啊,那是學長,又不是學姐。”

  “萬一他好這一口呢?”

  “滾!”

  說話間,有幾隊人走了過來,想邀請蘇木和顧冉惜加入他們的隊伍。

  在這些人看來,蘇木的毒陣剛剛在大考中立下了赫赫戰功,搬到副本里,應該也能發揮出不錯的效果。

  至于顧冉惜,實力雖然一般,剛剛突破到二級,可是她有限量版盾牌啊!

  這只盾牌讓顧冉惜的防御力大大提升,就算不能當個主坦,做個副坦也是可以的。

  最關鍵的,是她能抽中限量版法器,說明她的運氣很好手很紅。

  有這樣的歐皇坐鎮,還怕爆不出好東西?

  沒看到有些隊伍為了能夠增強運氣,還專門要招學過風水、占卜的隊友嗎?為的就是能夠算出一個良辰吉時,以特殊的姿勢下副本、打怪摸尸,好增強運勢,提升極品寶貝的爆率。

  可惜,蘇木和顧冉惜對他們的邀請并不感興趣,都婉言謝絕:“不好意思,我們已經有隊了。”

  這幾個隊伍當然覺得可惜,卻又不好多糾纏,只能說以后有機會大家再合作組隊,然后便走了,去邀請其他看得上的同學,免得又晚一步,被其他隊伍搶走。

  但也有人湊了上來,詢問說:“你們隊伍還差人嗎?我實力不弱還聽話,叫干什么就干什么,絕對的任勞任怨聽指揮。要是不能當個正選,做個輪換的替補也行啊。”

  這些人,多是之前的毒陣會員,在大考中跟隨蘇木嘗到了甜頭,便想在挑戰副本里,繼續跟著蘇木混。

  “你問他們,我不負責這個事。”蘇木抬手朝著裴竣、林君杰等人指了指。

  于是這些人,立刻將裴竣他們圍住,報出了自己的‘屬性資料’想要‘求職’。

  “我是主修丹藥的,會好幾種治療術與狀態強化術,保證能讓你們就算是被打的遍體鱗傷、血流滿地,都還能支棱起來繼續挨揍!”

  “我主修的是器修專業,最擅長維修法器裝備,還能利用各種材料制造法器陷阱,就是方向感比較弱,而且好容易往事,常常忘記自己是把陷阱布在了哪里,但我想這些是影響不大的,對吧?”

  蘇木心說確實影響不大,頂多是被你的陷阱團滅嘛。

  吐槽歸吐槽,他沒有摻合招收隊員的事,而是說:“文校長找我有點事,我先走了啊。”

  一聽是文校長相招,大伙兒紛紛道:“你去吧,這里交給我們。”

  蘇木點頭應道:“行,我先走了,有事電話聯系。”旋即拿出床板大的飛劍,坐上去就飛走了。

  大部分同學都沒有見過蘇木的飛劍,被唬的一愣一愣:“床板也能當飛行道具?還真是別具一格啊。”

  蘇木剛走,又一個人找了過來,見這里在‘招聘’隊員,想了想說:“我也報個名吧。”

  看到新來報名的這位,林君杰他們俱是一愣:“林師姐?你要報名參加我們的隊伍?”

  來的這位,正是飛劍系主任聶隱娘新收的學生林劍娥。

  她點了點頭,反問道:“是啊,不行嗎?”

  “行,當然行。”眾人很是激動。

  林劍娥的飛劍很厲害,否則也不會被聶隱娘收為弟子。

  這可是一個輸出好手!強力DPS!有了她和蘇木,過挑戰副本穩了啊!

  激動的同時大家也很納悶,以林劍娥的實力,不難組到更好的隊,為什么要選擇他們?

  “難不成是看上我了?”

  林君杰和鄭志的心中,不約而同的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。

  于是他們對待林劍娥的態度,明顯變的更加熱情。

  荀靈和顧冉惜察覺到了這一情況后,齊齊翻了個白眼。

  呵,男人!

  另外一邊,蘇木已經到了文武斌的辦公室。

  但文武斌還沒有回來,只有秘書在。

  秘書把蘇木引進了文武斌的辦公室,倒了一杯熱茶后說:“文校長還沒回來,不過他交待過,你來了,就在他的辦公室里面等著。”

  蘇木接過茶,道了一聲謝,問道:“你知道文校長叫我來,是有什么事嗎?”

  秘書搖頭道: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,他沒提,我也不好問呀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蘇木點了點頭。

  “還有別的事嗎?沒有的話,我就出去忙了。”

  “沒事了,你忙你的。”

  “行,你坐著,我就在外面,有事叫一聲。”

  秘書出了辦公室,留蘇木一個人在里面坐著。

  左等右等,等了好久,都沒有等到文武斌回來,蘇木忍不住了,推開門找秘書打聽:“你知道文校長什么時候回來嗎?”

  秘書從一堆文件里抬起頭來,回答說:“不知道,他沒說。”

  蘇木無奈,道了一聲謝,回到辦公室里繼續等。

  突然,他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,忍不住想:“文校長不會是在故意晾我吧?難道惹他生氣的,不是別人,真就是我?”

  “沒理由啊。”蘇木皺著眉頭,嘀咕了兩句后,摸出手機給徐月發了條信息:“老師,你知道文校長最近在生誰的氣嗎?”

  消息發出去好一會兒,也沒見徐月回信息。蘇木又打了個電話,還是沒人接。

  “看來老師多半是在做實驗,把手機開了靜音放在一旁。”

  跟了徐月這么久,蘇木對徐月的工作習慣,還是很了解的。

  徐月這邊聯系不上,他只能給純狐月發了條信息,詢問此事。

  純狐月估計正好沒課,秒回了信息:“除了你還能有誰?我們都是聽話的乖寶寶。”

  臥槽,還真是我?蘇木驚了,但他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是哪里惹了文武斌不高興,只能說:“純狐師叔,給個提示,我是哪里惹到文校長了?”手機端 一秒記住『筆\趣\閣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消息發了過去,沒幾秒鐘,蘇木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  純狐月懶得發信息,直接給他打來了電話。

  蘇木剛接通,還沒開口,就聽到純狐月問: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最近是不是寫了一篇馭獸方面的論文?”

  “是啊。”蘇木先答了一聲,緊接著反應了過來:“文校長是因為這個事情生氣的?他不許我寫馭獸方面的文章?不應該呀,他不是一直都很支持我寫各學科論文的嗎?”

  純狐月糾正道:“不是不許你寫,他生氣,是你很久都沒有寫過丹藥方面的文章,結果前腳剛答應了他要寫,后腳卻搞出一篇馭獸論文。”

  “文校長這是吃醋了?”蘇木明白了。

  純狐月沒有忍住,噗嗤一聲笑了出來:“這是你說的,不是我,不過你這形容倒是很貼切。我勸你這段時間還是別去見文校長了,先躲著,等他氣消了再去吧。”

  蘇木苦笑道:“躲不了,我就在他辦公室里呢,雖然他人不在,但我不能走,走了他肯定更生氣。”

  純狐月同情地說:“那你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  蘇木想了想,如果真是因為論文,他倒是有辦法讓文武斌轉怒為喜。

  不過有個問題讓他很納悶:“文校長是怎么知道我寫了一篇馭獸論文的?”

  “是不是你那論文發表了?”

  “沒有啊,我連審稿意見回復都沒收到呢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  謝過純狐月,蘇木掛斷電話,開始準備能讓文武斌轉怒為喜的東西。
真人街机游戏 pk10稳赚交流群515038 100万理财一年赚13万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详情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走 股票行情软件如何制作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几点结束 91快牛配资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查询记录 配资app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福彩东方6十1杀号 极速赛车133官网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软件 全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