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氪金成仙 > 第372章 給錢就好說
  這一次,蘇木沒有著急把葫蘆收進空間收藏,而是拿出了以前綁靈參的那條紅繩,在葫蘆腰上纏了一圈后,系在了自己的腰間。

  這根紅繩上面,還有靈參的氣味,很好吃的那種。

  隨后蘇木俯下身,在四十米長的大劍上輕輕拍了拍,靈力從掌心吐出,傳進劍身,讓這把劍的體積迅速縮小,變回到了原本的床板模樣。

  以前蘇木在乘坐凱文的飛天掃帚,以及其他同學的飛劍,都感覺不是很舒服。

  直到坐了一回顧冉惜學姐的盾牌,才覺得還是要大的才好。

  于是在把飛劍制造與改造的知識,氪滿并突破后,蘇木便設計并打造出了這樣一把飛劍!

  這劍大的,不僅可以坐在上面,甚至躺上兩三個人都沒有問題。

  在舒適性上,別的飛劍根本沒法跟它比。

  造型上面采用了流體力學的設計原理,大大降低了風阻,再加上馬力強勁的驅動符文,無論是最大速度還是加速度都不弱,甚至是比大部分飛劍都要強!

  唯一的缺點是靈耗高。

  日常飛行模式下,這劍對靈晶卡的消耗很大。

  而在戰斗中,則是對御劍者的靈力消耗大。

  不過這個缺點,對蘇木來說不算什么,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。

  把飛劍變回了床板大小后,蘇木將它調轉過來,‘轟’的一下,插在了地面上。

  這飛劍豎起來,還能當盾牌使用,一物多能。

  菜貓和阿米婭以及小艾同學,在這個時候圍了過來。

  菜貓縱身一躍,跳到了床板飛劍寬大的劍柄上面站著,一手弓一手箭,警惕的盯著四周,負責警戒。

  阿米婭和小艾同學則是拿出了器修工具,開始對受損較輕的那具機關人進行修復。

  一陣叮叮當當的響動,從這里傳出。

  至于另外一具受損嚴重的,則是被它們將碎片收集起來,放到了儲物法器里,只等月考結束,就送到氪店工廠,回爐再利用。

  在它們忙碌的時候,蘇木走到了程云龍的尸體旁。

  這會兒方才看清楚,在激活了異獸基因后,程云龍的身體也出現了異變,不僅手臂上面長出了一片暗黃色的羽毛,手和腳也變的更為細長,有點兒禽足的感覺。

  蘇木不好評判生命學派的人,將自己搞成這種不人不妖的樣子,到底是好是壞。

  如果他沒有得到氪金外掛,有這么一個可以讓他踏上修行、成為非凡者,并且快速提升實力的機會擺到眼前,他也不敢保證,自己能不能經受得住誘惑。

  再說了,這種基因改造技術,無所謂善惡對錯。

  不可認可的原因,是技術不夠成熟,副作用太多,在基因改造的過程中,非常容易出問題,而且極容易對社會造成危害。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://www.thtwxf.icu/

  至于善惡對錯,還是得看使用這門技術的人。

  就像異獸妖怪,亦是有好有壞,有善有惡,與人一樣。

  蘇木好歹跟程云龍師生一場,也從他這里學到了一些知識,當即輕嘆了一聲后,手結法印,念了一遍度人經。

  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也算是報答程云龍的教導之恩。

  蘇木念完經,又摸出了三支香,點燃后,沖著程云龍的尸體拜了拜。

  隨后扭頭,四下尋覓了一番,找到了一只躲在路邊綠化帶里的小昆蟲。

  他轉過身,正面對著這只小昆蟲,比了個‘耶’的手勢,說道:“這個臥底是我發現并解決的,記得給我把分加上哦。”

  他早就發現了,這樣的小昆蟲,便是文校長他們用來監控學校內部情況的‘工具蟲’。

  “……”

  小昆蟲沒有吭聲,盯著蘇木看了片刻后,將腦袋轉向了一邊,卻沒有飛走。

  蘇木也不多言,從專門存放毒藥的儲物法器里,拿出一瓶黑色藥粉,撒了一些在程云龍的尸體上。

  尸體上面冒出了大片大片的泡沫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飛快的被腐蝕、消融。

  這具尸體必須得盡快處理掉,否則無論是被普通師生撞見,還是被生命學派的人看到,都會惹來麻煩。

  等到尸體徹底化作血水后,蘇木念誦咒語,釋放了一個烈焰咒。

  這是丹藥專業的必修法術,不僅可以用來煉丹,同時也能拿來燒毀一些有害的實驗物。

  當然,拿來毀尸滅跡,也是非常的好用!

  咒語聲中,一團深藍色的火焰出現,將地上僅剩的血水燒盡。

  蘇木等到火焰熄滅后,才俯下身,撿起了程云龍的飛劍和儲物法器。

  這兩件寶貝上面都有程云龍附上的禁制,蘇木不著急將它們抹除,直接收了起來,等月考結束后再說。

  轉過身,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不遠處,那散落了一地的盔甲上。

  程云龍打造的這套盔甲,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。

  蘇木手一揮,靈力涌出,用上了御劍術的技巧,將這一地的盔甲散件都給收了起來,同樣等月考結束后,再來拆解、研究。

  蘇木并不認為他這么做,是在摸尸。

  我怎么說也是做過程老師學生的,我是在繼承程老師留下來的這些法器寶貝,好讓它們在我的手中,繼續發光發彩。

  相信程老師如果知道了這件事,也會很開心、很欣慰的吧?

  嗯,一定是這樣沒錯。

  “我欣慰你個奶奶腿兒!”

  雪山兇地,冰層牢籠。

  被吸入此地的程云龍的魂魄,通過旁邊那個跟眼睛一樣的‘屏幕’,瞧見了蘇木對他毀尸滅跡的行為。

  但他顧不上有多憤怒,更多的還是恐懼和害怕,因為有一股強大的威壓包裹著他。

  雖然鼓在一旁忙著玩游戲,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,可他依舊是瑟瑟發抖。

  因為他能夠感覺得到,這個一邊喝酒一邊玩游戲的家伙,只需呼吸稍微重點,他的魂魄就會被徹底吹散。

  這讓他也無比的驚訝和困惑。

  在他的記憶里,這個世界上,并沒有這樣一號高手存在啊!

  按理說,光是威壓就如此恐怖的高手,早就應該全球聞名了才對。

  可程云龍卻是對這個陌生的神秘人,一點兒印象沒有。

  鼓為了能夠更好的玩游戲與喝酒,一直維持著人形。

  否則程云龍只要一看到他的原型,肯定能夠立馬認出他來。

  除了害怕和驚訝,程云龍還在琢磨著另外一件事——他的魂魄,為什么會被傳送到這里來?

  這個神秘的高手,想要對自己的魂魄做什么?是要拿來煉制某種法器、符陣?還是要把他培養成倀鬼?

  另外這個神秘的高人與蘇木,又是什么關系?

  如果這個神秘的高手,要培養我做倀鬼,那倒是個機會。

  雖然做倀鬼,被人奴役是很慘的一件事,可總好過魂飛魄散吧?

  而且這個神秘高手,實力如此之強,給他做奴做仆并不虧!

  說不定哪天把他伺候好了,給自己一點兒賞賜,便能繼續修行,做個鬼修!

  最關鍵的是,我或許能夠說動這個神秘高手,讓他滅了蘇木。如此也算是報仇雪恨了!

  嗯……這個神秘高手看上去不太聰明的樣子,應該好忽悠吧?

  在程云龍鼓起勇氣,想要跟神秘高手套個近乎時,剛才開口,就被神秘高手用眼一瞪。

  這一瞪,差點兒沒把他的魂魄瞪散。

  等程云龍緩過勁,卻發現自己非但不能動,也無法再開口發出聲音了。

  這時候,蘇木的聲音,透過那雙仿佛眼睛一般的‘屏幕’,傳了過來:“我讓你幫我檢索這個魂魄的記憶,查看一下他還有哪些同黨,你還沒搞定呢?能不能快點兒啊!”

  忙著玩游戲的鼓,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  他有心想要不理睬蘇木吧,想著還要靠他給自己送酒送游戲,不好太過得罪,便哼了一聲,不耐煩的說:“沒空,忙正事呢。”

  “忙正事?”蘇木一愣,有些驚訝:“你有什么正事?”

  這個質疑讓鼓很不爽,眉頭一挑,說道:“我怎么就沒有正事了?喝酒,玩游戲,哪個不是正事,哪個不重要?”

  蘇木很想說這算個毛的正事啊,話到嘴邊,又給咽了回去。

  仔細一想,對于越來越宅的鼓來說,這兩件事,確實算是正事。

  蘇木道:“你暫時放下游戲和酒,幫我搞一下唄。以你神靈的實力,做這事,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吧。”

  神……神靈?

  一旁飄著的程云龍的魂魄,聽到這個詞,越發的震驚與困惑。

  這個只知道喝酒玩游戲的家伙,竟然是個神靈?!

  這是什么神靈?肥……肥宅快樂神嗎?

  蘇木怎么會跟神有往來?難道這小子,竟然是一個神使?

  不對,他和肥宅快樂神說話時的語氣,并不像是神使對神靈的語氣。

  程云龍很是困惑,可惜蘇木和鼓都沒有心思管他。

  聽到蘇木的話,鼓哼了一聲道:“說沒空就是沒空!”

  “我給錢。”

  蘇木也不廢話,直接氪金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鼓冷笑了兩聲,語帶不屑的說:“我是那種會為錢折腰的神靈嗎?”

  頓了頓,話鋒一轉:“最少一萬塊!”

  “成交!”蘇木一口答應,實在沒空跟鼓討價還價。
真人街机游戏 股票开户佣金 中国福利彩票河南快3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有规律 尊宝下app送彩金 股票实时数据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七星彩连线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玩法说明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pc蛋蛋的号 博彩游戏机 快乐飞艇官网hf12点vip 股票配资风险·杨方配资开户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 大连宏广期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专家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