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氪金成仙 > 第358章 你是我爸爸……的使者?
  面對處在暴躁情緒中的鼓,蘇木絲毫不懼,仿佛背后真的有一位上古仙神在給他撐腰。筆趣閣TV首發www.thtwxf.icu m.biqugetv.com

  他盯著葫蘆上面那雙不停旋轉著的、如同深淵一般的眼睛,淡淡地說道:“我為什么今天才聯系你?你自己應該很清楚才對。”

  鼓當然清楚,他發出了一聲嗤笑:“凡人,你敢算計我,我當然要給你一個教訓以示懲罰。沒有吃了你,已經是格外開恩!”

  蘇木冷聲說道:“我怎么算計你了?從一開始,我就是明碼標價,童叟無欺。

  你要是不滿意,可以不答應,但你并沒有提出異議,反而是在交易的時候動手腳,這讓我很懷疑你的誠意與人品。

  要不是聽說你最近酒癮發作很痛苦,讓我動了惻隱之心,我才不會與你聯系。我警告你,別再耍花招,不然我將終止交易。由此產生的一切損失,都將你由來負責!”

  鼓沉默了。

  估計是沒有想到,居然有凡人敢用這樣的口氣跟他說話。

  他是上古神龍,別說是凡人,就算是一些神仙在他面前,也是戰戰兢兢,大氣不敢出一口。

  他還從來沒有被人這般質疑過,更沒有被人這樣威脅過。

  這樣的感覺很新鮮,但同時也讓他覺得很滑稽。

  片刻的沉默過后,鼓發出了一陣哄笑。笑聲在蘇木的耳畔炸響,如同一片驚雷,要不是他及時撐起了一片靈力罩護住自己,非給震傷了不可。

  葫蘆上面宛如深淵一般的眼睛,飛快的旋轉了起來。

  強大的龍威從中漫出,化作一只巨大的龍爪,猛地抓住了蘇木。

  強大的力量壓迫著蘇木的身體,發出了一陣讓人牙酸的“咔咔”生,讓人毫不懷疑,鼓只需將力道再加強一分,便能將蘇木的經脈壓斷、骨頭壓碎。

  “凡人,這么多年里,你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我說話的人!

  可惜在我的面前,你渺小的猶如是一只螻蟻。哪怕我被困在牢籠里,哪怕我投影到人間的分身,力量大大減弱,要捏死你,也是易如反掌!

  所以,你有什么資格來威脅我?”

  “這便是我的資格!”

  蘇木強撐著舉起手,飛快的念誦出了幾句咒語。

  冰牢之中,金光閃爍,一道道符文憑空出現,瞬間凝聚成了一條條粗大的鎖鏈,套在了鼓的身上,如同毒龍惡蛟,將他纏住。

  鎖神符!

  這是當初蘇木在雪山兇地里,目睹了鼓被拖進到冰牢深處后,通過氪金外掛,學到的一門符法知識。

  雖然只是殘缺版,而且以蘇木當前的實力,還無法完全掌握,但是卻可以按照知識中所教的咒語,將冰牢里面的鎖神符激活,讓那些符文鎖鏈動一動。

  當然,也僅僅只是動一動而已,想要讓符文鎖鏈發揮出其應有的威力,暫時還辦不到。

  但是鼓不知道這個情況,他見鎖神符被蘇木激活,心中那叫一個震驚和難以置信。

  “你能夠驅使鎖神符?你為什么能夠驅使鎖神符?!”

  我能告訴你,我有外掛,只要花錢就能學到法術,就能變強?

  “當然是偉大的愚者教給我,用來防備你的。”蘇木說。

  鼓越發的震驚了:“愚者?他怎么會知道鎖神符的用法?這不可能……”

  “沒什么不可能。”蘇木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,說道:“他不僅知道鎖神符的用法,還知道你在血里下的毒,叫錐心刺骨……”

  “他還知道錐心刺骨?那他知不知道,煉制這個毒,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?”

  鼓打斷了蘇木后面的話,急聲追問道,情緒顯得很激動。

  這個反應實在有些異常,蘇木不由的一愣,在心里面悄悄嘀咕:“鼓為什么這樣激動?難道這個錐心刺骨毒,有什么特殊之處?”

  好在氪金外掛得到的,雖然只是1分版的殘缺配方,但其中最關鍵的一位主藥,卻是點明了的。

  蘇木在心中權衡了一番后,開口道:“偉大的愚者無所不知!煉制錐心刺骨毒,最重要的東西,是龍血……”

  說到這里,他福如心至,又補充了一句:“你的血,尤為合適!”

  握著蘇木的龍爪,瞬間消失不見。

  鼓更加激動的在自言自語:“難道是他?難道真的是他?不會錯,一定是他!在這個世界上,同時知曉操控鎖神符方法與錐心刺骨毒主藥的人,只有他!”

  聽見這話,蘇木忍不住在心中嘀咕:“鼓是把愚者當成了誰?從他的反應和語氣來看,這個人跟他是友非敵,而且關系不淺。”

  正想著,就聽鼓問道:“凡人,你所侍奉的愚者,是個什么模樣?”

  愚者就是我虛構出來的,鬼知道是什么模樣……

  蘇木在心里面吐槽。

  但這話,是萬萬不能講出口的。

  他想了想,說道:“我不知道愚者的模樣,每次被他召見,都是在一片灰霧之上,他被迷霧籠罩,只能看出一個大概的、人形的輪廓,看不清具體模樣。”

  “這就對了!是他,是他,真的是他!”鼓高興的大叫著,激動的就像是一個孩子。

  因為在他所想的那個人面前,他確實是一個孩子!

  “父親,這個愚者,就是您的分身吧?”

  鼓在心中這般想著。

  “您習慣不在他人面前顯露真身,而鎖神符是當年我犯了錯后,您套在我身上的。對于這套符文鎖鏈,只有您才懂得操控之法。錐心刺骨,是我自創的毒藥,配方除了我,只有寥寥幾人知曉,您便是其中之一。當年您還批評過我,說我是在瞎胡鬧……”

  鼓想起許多年前的往事,嘴角處不由的浮現出了一絲微笑。

  可惜這一幕蘇木瞧不見。

  但鼓卻可以通過葫蘆上面的那雙眼睛,看到他。

  “這個凡人是您選中的使者?有您給他撐腰,難怪他敢跑來威脅我。不過您為什么要自稱愚者?這個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義嗎?”

  冰牢中,鼓歪著腦袋思索著。

  可惜思來想去,也猜不出原因,只能無奈搖頭,不再去想。

  “您這么做,肯定有您的用意。至于這個凡人,也是您讓他來找我的吧?雖然我不知道您想要做什么。但他既然是您的使者,那我就原諒了他的不敬,并且……稍加配合吧。”

  有了主意的鼓,終于是再次開口,說道:“凡人,我問你,我……嗯,那位愚者,有沒有讓你帶什么話給我?”

  “沒有。”蘇木搖頭,他不知道鼓把愚者當成了誰,所以還是別亂接茬的好。

  “這倒是符合他的作風,如果他真有話要告訴我,自然會親自來找我。”

  鼓幽幽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所以你到底是把愚者當成了誰?

  蘇木越發好奇。

  但他知道,這樣的問題,他不能問。

  因為他現在扮演的,是愚者的使者。這樣的問題,不是一個虔誠信徒應該問的。

  鼓在唏噓了一會兒后,說道:“之前在血里面下毒,是我的不對……替我轉告愚者,就說我知道錯了,以后不會再對你做這樣的事。”

  蘇木驚了,他沒有想到鼓會道歉。

  看來鼓真是把愚者誤認成了某個了不得的大佬啊!

  他心思一轉,說道:“下次被召見的時候,我會替你向偉大的愚者轉告。不過對我,你是否也應該做出一些賠償?”

  鼓本來是想要發怒的,可是想到這小子與自己老爹的關系,又把怒火收了起來,輕哼了一聲,問道:“你想要什么樣的賠償?”

  蘇木說道:“我希望你能在我遭遇危險的時候,出手助我脫險。當然,我不會讓你白做,我愿意提供酒水、游戲以及充值,作為回報。”

  “你是想要讓我給你當保鏢?”鼓冷笑著問。

  蘇木搖頭道:“我可不敢讓你當保鏢,我是在祈求你的庇護。”

  如果是以前,鼓有很大概率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。

  但是現在,他把愚者當成了自己老爹,那么蘇木也就算是自己人了。

  既然是自己人,那就好說。

  更何況幫了忙,還有酒水和游戲以及充值……似乎不虧?

  想到這里,鼓說道:“你倒是挺會說話。行,我答應了。但是我的出場費,可不低!”

  “沒問題!”蘇木一口答應。

  能讓上古神龍幫自己當保鏢,薪酬給高點兒,也是應該。

  兩人也算是一笑泯恩仇。

  隨后,鼓催促了起來:“你這次給我帶的酒呢?快拿出來!上次的酒,我喝了不是很滿意。”

  “我這次為你準備了三十種酒,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。”

  蘇木從空間法器里,拿出了三十瓶不同品牌的酒,還是跟上回一樣,各種類型都有。

  葫蘆上面的眼睛,立刻將這些酒吸了進去,傳送到了冰牢里。

  鼓又一次變成了人形,手一揮,三十瓶酒‘砰砰砰’全部被打開,隨著他張嘴一吸,各種顏色的酒水從瓶子里飛出,被他一口喝干。

  “不對不對,還是不對,這些酒里沒有我喜歡的,你繼續找,再找!”鼓說著,手指一點,六十滴龍血飛出,通過葫蘆,被傳送到了蘇木的面前。
真人街机游戏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奖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 黑龙江省p62走势号码图 正规配资平台排名 恭喜神码精准三码中特 明日股市走势分析 哪里玩青海快三 至尊国际娱乐app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么看北京pk拾赛车走势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玩法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天津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时间 股票指数指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