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大明夜客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肅金
  花石城往東是肅金城,是大明控制西北的重城,可以說是西北真正意義上的門戶。手機端 一秒記住『筆\趣\閣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今天肅金府的知府攜帶著一眾官員及家眷,說是巡查事務,實際上是游玩肅金城里的知名景色。

  北下的冷風還未至,天氣又剛剛好,層疊的山巒與奔涌的江河盡顯色彩,出來游玩確實讓人心曠神怡。

  “都言邊塞寒苦,實則壯美!江南婉轉的小家子氣,又怎么比得上天公一筆丹霞萬里的風光?”肅金知府極目遠舒,飽讀二十詩書的肚子有著太多想要涌出來的東西。

  “肅金城全靠大人治理有方!使貧寒之地變為富庶之城;兇蠻之民得以教化從圣。若非此,縱使風光無限,也定繼續蒙塵也!”

  “肅金府如今可以說并不弱于江南富庶之府,且地理位置扼要,商旅不絕,如今又恰逢萬國朝,可預見未來幾年的稅收必將翻上幾番,人口夜會持續增長。屆時年末考核,肅金府也將名列前茅!成為真正大府!”

  “也全靠各位同僚齊心協力,才能將肅金府治理的井井有條,肅金府有今天諸位也都是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。”肅金知府笑著說道。

  “主要還是大人掌管大局……”縱使肚子里沒有幾分墨水的人也能說上幾句夸贊之語,行進的途中就沒有斷過。

 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游覽著肅金城,后面逶迤著的家眷,鶯鶯燕燕與瑣瑣碎碎,讓路人不禁感慨浩大的排場。

  眾人登上最高的拂云閣,眺望著繁榮的肅金城與遠處多彩的景色,紛紛題字。

  “縱觀拂云閣二百年題字,還是大人的這兩句最為出彩!”

  “以大人之才,進文淵閣當大學士都不成問題!”

  “肅金府之政績加大人之才學,應該用不了兩年就可調任天都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再有自知之明的人,被一群人簇擁著,也是無酒自醉,有點忘乎所以。

  正在眾人興高采烈之際,遠處有了一道揚塵,迅速地向著拂云閣沖來。

  有眼力的官員立刻低聲向著下面吩咐,派人去查明到底是什么情況,這樣的時刻,誰打擾了知府的雅興,誰后面的日子必定不會好過。

  然而拂云閣早已經擠滿了人,普通人根本擠不下去,而大多數的修行者都被安排在了最外圍,那些貼身的修行者任何時候都不能跟所負責官員分開。查明原因的命令遲遲傳不到下面。

  知府看到了那道揚塵,不禁問道:“這是何人在肅金城里如此急行啊?”

  負責的官員心下一驚,忙說道:“已派人下去查明。若是無視律法,在鬧市橫行的,必嚴懲不貸。”

  “雖說法不容情,但要是事出有因也不必如此苛刻。須知苛政猛于虎啊!”知府今天心情好,也就不在這樣的小事上斤斤計較。

  “大人寬宏大量,百姓之福也!”下面的官員聽到這樣的答復,如釋重負,卻在心中暗恨那一隊急行的人,要是對方沒有背景,非好好整治一頓不可。

  然而,那隊急行的人竟筆直地朝著拂云閣沖來,沿途撞翻攤鋪無數,因躲閃不及的人而受傷也不少,一時間雞飛狗跳起來。

  知府微微皺起了眉頭,拍了一下欄桿,等同于拍在了諸多官員的心臟上。

  “何人如此猖狂!無視商鋪百姓這般橫行!這沿途已撞上多少百姓!”

  造成人員的傷亡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重要的是對方快到拂云閣了。很明顯,對方就是沖著拂云閣來的!

  “快!快!快!”負責城防的官員恨不得從拂云閣上一躍而下,將那一隊人馬立時抓起。可擁擠的拂云閣實在是不允許任何人通行。

  負責外圍警戒的人立時攔在了路上,冷眼盯著沖過來的人馬。

  “知府在此,前方人馬立刻停止通行!”

  上面的人突然勒馬,致使馬蹄揚起,幾乎蹬到了守衛的臉上,嚇得對方退后了兩步。

  “肅金府游擊將軍有緊急軍情稟報知府大人!”

  “知府大人有要務在身,不見……”

  那名游擊將軍本就急的滿頭大汗,此時一聽這般回答,當即抽出了腰間的長劍,怒喝道:“擋我者死!”

  幾乎就在游擊將軍拔出腰間長劍的同時,數十位修行者對其出手了,頓時亂戰成一團。

  “肅金府游擊將軍有緊急軍情稟報知府大人!”

  震天響的怒吼聲沖上拂云閣,著實將上面的人鎮住了。

  如雷般的聲音突然在耳邊炸響,知府嚇得抖了一抖。而此時,拂云閣下的戰斗格外激烈,三人都重傷出局。各位官員的家眷卻當成是什么雜耍,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。

  “大人受驚!”

  知府定了定心神,看著陷入纏斗中的游擊將軍,問道:“可有人認識此人?”

  “此人確實是肅金府的游擊將軍,但其脾氣怪異,向來不合群,也從不與同僚接觸,因此并沒有多少人識得。”

  知府思索片刻,說道:“既然有緊急軍情,就讓他上來。”

  命令層層傳遞下去,到了樓下讓停止打斗時已經是半炷香之后。

  身上有了數道傷的游擊將軍提著長劍,怒氣沖沖地沖上了拂云閣,將一眾女眷嚇得花容失色。

  眼前密密麻麻的都是人,沒有一個主動讓路的,這位游擊將軍直接跳起,踩著人的肩膀沖到了窗戶外,一躍到了樓頂。留下拂云閣里一眾慘叫聲。

  知府向后一退,審視著怒發沖冠的游擊將軍。

  “大膽!區區一名游擊將軍,見到肅金府知府為何不跪?!”有人出言怒喝道。

  “既然有緊急軍情,就……”知府慢條斯理地說著,卻被眼前這位游擊將軍直接打斷。

  “花石城,被屠城了!”

  一眾聽到這個消息,非但沒有大驚失色,愣了愣后,反而笑了起來。

  “莫不是失心瘋了!怎會扯出這般荒唐的事來?”

  “游擊將軍,莫不要上演‘烽火戲諸侯’的戲碼。謊報軍情,可是要殺頭的大罪!”

  “就算有幾個蟊賊毀了幾間房屋,也不至于被你說成屠城般嚴重的事啊!”

  “大明的花石城,又有誰敢屠?”

  知府也忍不住露出了笑,覺得此事確實滑稽可笑。

  游擊將軍怎么也沒有想到眾人會是這樣的反應,立時怒火中燒,直接立起了長劍,而此時立刻出現了六名見山境的修行者。游擊將軍毫不客氣地出了劍!

  嗤!

  這位游擊將軍即便是拼著受傷,也一劍刺入了一名官員的脖子中。

  隨著長劍的拔出,鮮血飆濺了知府一臉。而那位官員也應聲倒地,臉上的嘲笑還沒完全消失。

  “現在信了嗎?”游擊將軍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著。

  知府的眼前一片血紅,為官二十載他還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,雙腿忍不住發軟。周邊的官員驚駭萬分,向后退卻無處可退,最后擠的全部排倒下去。

  不過是幾步之間的地方,游擊將軍當即被六名見山境擒住。

  “花石城萬人被屠,身為肅金府知府,你首當其沖!屆時可不僅僅是你一個人頭就能夠解決的,還不醒悟嗎?”游擊將軍出聲大喝,如若不是需要知府這里的兵符,他早就率著三千將士沖出去了。

  知府被人攙扶住,用了很長的時間才鎮定下來,看著瘋狗一樣的游擊將軍,心里慌張起來。

  此時已經沒人再出言嘲笑,皆慌亂不知所措。

  而此時有人連滾帶爬地跑了過來,大呼著“不好了不好了,花石城被屠城了”。

  立刻有官員的臉色一冷,對著自己的貼身守衛使了個眼色,那位慌張前來的人立時沒了動靜。

  有人湊到知府的耳邊,說道:“大人,看來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。此事萬萬不能聲張,屬下建議立刻封城,斷掉去往花石城的路,將所有傳播此消息的人控制起來。這種關頭,萬萬不可方寸大亂。”

  知府抹了一把臉上的血,說道:“讓諸位家眷回去,所有人回府中議事。”

  “回個屁!”游擊將軍怒喝道,他恨不得立刻搶了知府所管轄的兵符。“要是我沒推斷錯,屠殺花石城的就是河西古道的那伙異人,他們能戰者統計不過三千人,劫掠花石城后必定行動不快,只要調動一千輕騎拖住他們,再派肅金府的大軍,完全可以一夜之間將其剿滅!再耽擱上片刻,他們就北進到了茫茫草原,到時何處去尋?!”

  知府被這個發瘋的游擊將軍鎮住,準備完全采取對方的建議。

  有人湊在知府耳邊低語道:“丟了花石城事小,丟了肅金府事大!沒有探明確切真實的情況前,絕不能貿然出兵!一旦城空,肅金府危矣!”

  知府拿定主意,下令道:“全城封禁!韓指揮使司立刻集結軍隊!并派出人馬前往花石城打探情報!”

  游擊將軍見出兵無望,怒道:“花石城數萬人的仇,都將由你來背負!”

  “既然游擊將軍這么心切,就由你率一支百人隊前去探查河西古道異人的下落吧!”有人輕描淡寫地說道。“你可不要忘了,你一劍殺了一位五品官員,這可是死罪!就當你戴罪立功去吧!”

  知府默許了這個決定,向著窗外看了一眼,心中不安到了極點。

  “如果花石城真的被屠城了,該怎么辦?”

筆趣閣TV更新最快http://www.thtwxf.icu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真人街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