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醫路坦途 > 第十三章 不要大力出奇跡
  社會發展的太迅速,有些好的傳統,好的東西往往被遺忘了,然后被一些人掛著科學或者先進的名頭給替換了。

  比如催乳就是,順產的產婦出乳時間大約在產后一個小時,而剖腹產的則需要更久。

  這個時候,千萬不要選擇一些不靠譜的所謂的科學催乳。

  她們的這些手法,說實話,好壞層次不齊。暴力的,上去直接如同龍抓手捏皮球一樣,雙手暴力擠壓。

  天啊,這個玩意不是饅頭,不是這樣捏的。她們捏的時候不管什么分泌通道方向,就是靠著大力出奇跡。

  往往很多病房里面,在孩子出生后沒多久,就可以聽到產婦疼的尖叫,這種疼痛雖然比不上生產的疼,但和男生劈開腿,被人猛捏一把蛋蛋的疼痛差不多。

  真的是,抽著疼!

  早年間,這種事情,找個產婆或者家里有老婦人的,分分鐘給你搞定。

  其實催乳很簡單的,不用找什么催乳專家,直接自己的老公就搞定了。

  首先要溫柔,從底部到山尖,雙手最好擦一點無味的油脂,慢慢的順著分泌通道輕輕的揉捏,**絕對會慢慢溢出的,而且在最后,當溢乳量不足的時候,在分叉的時候,丈夫再替孩子吮吸一下,把通道吸開,這就OK了。

  千萬不要覺得這是開車,當大力出奇跡以后,往往帶來的就是乳腺的損傷,輕者帶給產婦常年的隱痛,重者,出現奶結感染,最后只能切開引流,甚至割掉孩子的食堂,很是殘酷的。

  李輝這一點做的比較好,當孩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,他出馬了!

  終于,吧唧著嘴的他幸福的看著孩子香甜的吮吸著。

  ……

  夏末,秋初的茶素,中午相當的酷熱,太陽好似也不耐煩一樣,暴躁的放射著最后的熱量。

  馬路邊上的梧桐樹葉都開始低垂著腦袋無精打采的左右搖擺。

  張凡也在一個科室一個科室尋找著自己的目標,腦外的薛曉橋已經走火入了魔,天天忽悠他首都的女友。

  技術,他想要,妞,他更不想放棄,所以茶素在他嘴里說的是風景如畫,茶素的孩子都被他說成了散養兒童。

  辛虧茶素屬邊疆,可以通過團委來這邊支邊,說實話,這個小子追妞不易,可追到手以后,女友相當的通情達理,有種夫唱婦隨的架勢。手機端 一秒記住『筆\趣\閣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搞定了腦外,張凡就踅摸心內,心內的專家可以說必須要有,還要非常的厲害。

  很多手術,特別是大手術,往往首先手術沒有出現意外,患者卻因為無法耐受手術的打擊出現心臟的衰竭。

  而張凡組建團隊,肯定不是朝著闌尾去的,所以,心內的專家必須要有一個拿的出手的。

  那朵,不就是現成的嗎,不過那朵是個南來北往的鴻雁,所以,張凡現在尋思的是如何讓那朵從候鳥變成家禽。

  ……

  拿下手術技術對于張凡來說不難,可和人打交道,太費勁了,張凡真的是費盡了心思。

  中午,張凡好不容易找了一個空擋想休息一下,邵華的電話來了。

  往常,邵華很少在工作時間打張凡電話,所以,肯定有事。

  張凡一接電話,就聽到邵華在電話里面著急上火的喊道:“張凡,張凡,你忙不忙,不忙快去急診科看看我的同學,我現在也朝著你們醫院趕呢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了?什么病啊!”張凡問了一句。

  “哎呦,電話里面說不清楚,你快去把,是個女同學,叫徐麗麗!”

  說完,姑娘就掛了電話。張凡也沒多想,就朝著急診中心跑去。

  跑到急診中心的時候,先沒看到病人,反而看到的是兩個男人在摔跤,鼻青臉腫的在摔跤,如同兩個狗熊一樣。

  周邊的保安還有一些人,看似在勸架,可大家都是嘴上勸,身體卻是站的遠遠的。

  當張凡出現的時候,保衛處的保安們趕緊利索的上前,強制的分開了兩人。

  “怎么回事?你們覺得他們在這里打架,是不是不管你們什么事情啊?”張凡沒給保安什么好臉色。

  再一轉頭,打架的兩位,吐著粗氣,鼻青臉腫的相互蹬著,看架勢,兩人算是打了有一會了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張凡又大聲的喊了一句后,保衛處的一位出來說話了。

  “這位是患者家屬,至于這位是后來趕來的,說是什么學生家長,具體我們也不知道,他們兩沒說兩句話,就開打了。”

  張凡看了看對方,對保安說道:“別在看熱鬧了,如果他們再打架就報警,這地方是看熱鬧的地方嗎,120來來往往的,出了事情算誰的。”

  “嘿嘿,好的好的!”

  張凡再沒多說,轉頭進了急診中心,剛進門,乖乖,撲面的臭氣直接沖了過來。

  急診中心空調制冷的冷氣混合著臭氣,然后和門口的燥熱的空氣一混合,直接如同一股子深入心靈的氣味沖入了張凡鼻腔。

  “呃!”張凡嘴都合不攏了,太臭了。再一看,急診中心的小護士們都帶著三四層的口罩。

  而急診科的醫生,直接一頭的汗,在空調房內汗都出成這樣了,估計是臭的。

  “什么情況?”張凡一邊捂著鼻子,一邊壓著心里的呃逆感,走向急診中心的醫生。

  “這位患者是個老師,叫徐麗麗……”

  事情很奇葩,徐麗麗原本是市一中的初中老師,她男友是教育局的一個有點權力的干事。

  然后,徐麗麗有了一個下鄉去支教的名額,結果下鄉太苦了,沒辦法,她男友又把她弄到了城鄉結合部的一個馬上要拆并的學校。

  這個地方,聽著是城鄉結合部,需要要拆并,但這里的人個頂個的有錢,因為拆遷。

  拆遷的地區,說實話有些事情非常的不好說,比如測量啊,賠償啊,家長們都忙著這些事情。

  對于孩子一般就是給錢,所以這里的孩子也有一些非常調皮的。

  徐麗麗第一天來了這個學校,覺得要立威,要鎮住這些學生,好死不死的她選了一個很刺頭的學生,王大虎。

  王大虎這個孩子,名字叫大虎,但性子卻有點像狽,初三的孩子,不好好上學一天就尋思著怎么惹禍,反正是大錯不犯,小錯不斷。

  上課頂撞老師,下課欺負女生,學校有壞事找他,就算不是他干的,他也知道內情。

  而且,這個小子發育的成熟,很是調皮,比如下了晚自習,他就找著空子朝女生身上擠,而且最可氣的這個兔崽子,靠著天色暗淡,偷偷的跟在女生后面給女生褲子上撒尿。

  真的是相當的……可這些錯,就是警察來了也沒轍!

  徐麗麗第一天上課,穿著潔白的連衣裙,淡淡的裝扮,白白的脖頸,白白的胳膊,修長的大腿,說實話很是漂亮。

  結果剛一進門,王小虎就吹口哨,就如街頭小混混看到女生吹的哪種口哨,虛的一聲,在結尾處還有調高的意味。

  這不是不把老師當領導嗎,徐麗麗上前就用給了他一耳光,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這種行為是流氓行為,你有學生的樣子嗎?現在學好,長大了你……”推薦閱讀筆趣閣TVhttps://m.biqugetv.com/http://www.thtwxf.icu/

  然后看了看桌子上的書籍,“哼!王小虎,我今天就滅滅你的這個虎威!”

  反正,打是沒怎么打疼,女老師打已經有點成年樣子的王小虎,還是缺點力氣,但言語上就有點過分。

  結果一好碰兩好,一個一心想立威,一個又是蔫壞蔫壞。

  這一下次,出事情了。
真人街机游戏